為什麼患病鴿一旦隔離關養 反而會容易引起死亡?

關於賽鴿疾病\保健相關問題發表

版主: NSR-268835

為什麼患病鴿一旦隔離關養 反而會容易引起死亡?

文章tn0505 » 2018-01-23 10:22:17

中信網

為什麼患病鴿一旦隔離關養,反而會容易引起死亡?


退休副高級獸醫師、獸藥師:陳仲銘

  鴿友問:我和我周圍的鴿友遇到這樣一個奇怪的問題,就是鴿子一旦生了病,我為了防止將疾病傳染給其他鴿子,於是就及時採取隔離關養觀察治療措施。結果是隔離關養的鴿子毛病卻反而會越來越重,而沒有採取隔離措施進行治療的鴿子卻治好了,並且比隔離治療的鴿子恢復得快得多。我和周圍沙龍的鴿友都曾遇到過這樣的類似問題,這是什麼原因?那麼往後我們遇到生病的鴿子究竟還要不要繼續進行隔離觀察治療呢?

  “異地應激”是動物的共性,這是動物“異地應激”共性所造成的一種常見心理應激反應現象。鳥類和哺乳動物或多或少都存在這種心理異地應激現象。尤其是我們所飼養的賽鴿表現得更明顯,且也嚴重得多。

  其實人類也並不例外,動物都具有一種天然而生就的原始“心理防衛機制”。當我們來到一個全新陌生環境,首先是觀察周圍環境是否會對自己的生命安全有所威脅,然後才會啟動天生的好奇心態進行觀察欣賞,繼而才會油然而生地產生參觀的旅遊情趣與願望。又如,當我們在旅遊,到達某旅遊地休息的時候,就會發生有的人感到渾身不自在,尤其是兒童表現得更為突出明顯,往往都會呼求吵著要趕快回家,此乃是動物的一種先天生就的原始本能表現現象;還有不少的人會睡眠變淺、夜間難以入眠、易驚醒的自然本能現象,而有的人卻對此毫不在乎,仍然是倒頭便能睡著。凡此種種現象都說明瞭這種“異地應激”的存在,還存在有個體之間的差異現象。

  賽鴿雖然無法用言語來進行表現,而只能是表現為反復地跳籠和伺機逃脫等行為現象。當然它們同樣也存在這種相類似個體之間的不同差異。一般而論,如若將賽鴿與觀賞鴿、肉用鴿進行相互比較,它們之間的差異或許就會更加明顯。賽鴿的這種異地心理應激現象,也正是我們人類通過數代人的精心培養和人為篩選所獲得的良好碩果。正由於賽鴿具有這種強烈的“異地應激”特質表現現象,才會對放飛時新來到的陌生環境地域,產生強烈的“異地應激反應”,然而才能達到人類所需要的異地放飛參賽快速定向歸巢的目的。

  再說,人類可以通過語言交流告知其患有重病,必須接受住院治療方能得到有效康復,病者通過人類所具有的語言交流和思維功能,通過理解權衡利弊是否能夠接受醫生建議而入院治療。反之,若是將一病者,在沒有進行任何語言交流或語言交流困難的情況下,採取突然襲擊強制措施,用警車將其押送到一個完全陌生的環境關在鐵籠子裡,給他灌藥打針……試想,患者在這種萬分恐懼的心態之下,他的疾病治療效果預後就能可想而知。

  患病者在自己所熟悉的安靜環境下,如家中或療養院等悠閒自在舒適的環境中養病治病,就會得到完全不同的良好治療效果,其疾病的康復程度也必然要比住院效果更好,恢復得也更快,這也是常見有不少患者在急診室留觀和住院條件下,當病情稍有康復穩定脫離病危期,就急於請求醫生能給予回家繼續治療的道理。急診室、醫院裡的那些喧鬧嘈雜聲與周而復始的惡性刺激,根本就無法讓病員得到充分安靜地休息養病,這些都不利於我們疾病的康復。

  患病鴿也和我們人類相似,雖然鴿子並沒有連鎖思維的功能,但是現實已能充分證明,的確是存在有這種患病鴿一旦被隔離或移棚、關棚進行觀察治療,就會產生不同程度的強烈應激反應。這種原本是一種原始的心理應激生理現象,在隔離期間就會向惡性轉化,成為一種嚴重的病理變化現象,引起該患病鴿的病情加重急劇惡化,出現死亡率增高的現象。當然其中也不能完全排除“人為因素”的影響,一般我們往往都會是先將症狀表現嚴重明顯的患病鴿,先抓出來進行隔離治療觀察,而留在鴿舍中進行隔離治療觀察的鴿基本上都是症狀表現比較輕微的這種人為選擇因素也不無關係。

  凡此現象或許也正是我們的賽鴿診所和賽鴿醫院很少會留鴿觀察、住院治療的原因之一吧!適度的運動會帶來抗炎性效益。研究發現,適度運動會帶來抗炎效益。闡明這種抗炎效應產生的機制,對於有效增加機體健康的效應尤為關鍵重要。炎症是機體免疫反應中至關重要的部分,其也是機體應對疾病損害、損傷後嘗試自我修復的一種表現形式,可幫助機體抵禦外來入侵,促生免疫抗體來進行抗衡外來應激源,同時還能説明促進機體對於損傷組織的修復和有利於機體的康復。但當這種機體自我產生的免疫反應過於強烈的時候,也就會產生不分敵我地“通殺”,引起機體的“免疫反應性疾病”。

  鴿子雖然不屬於高等動物,其免疫反應也不似人類、哺乳動物般如此強烈,但它也確確實實是存在著的(如疫苗接種發生的過敏性休克),且也正是我們往往在鴿病臨床上,易於遺忘、疏忽的一種由生理反應,繼而發展成為病理反應變化的常見客觀現象。運動有利於機體生理功能和免疫功能的自然調整和康復。

  中科院上海生物科學院營養科學研究所、中科院營養與代謝重點實驗室主任林旭研究員領導的研究團隊最新研究成果發現,人類在對於輕、中度病員進行治療觀察過程中,進行一些中度以下的體力活動,可以降低血液中的炎性因數濃度,而炎性因數正是顯著加重增加疾病風險的“兇手”之一。於是人類在患病康復期間,在身體條件允許情況下,尤其是手術後病員,醫生往往會鼓勵病員盡可能地早期下床活動,在康復期間力所能及地適當做一些床下、室外散步活動,確實反而會有利於疾病的康復預後。

  有的鴿友對我講,當我在小病小痛時,只要往鴿棚裡一鑽,就什麼病痛煩惱都沒有了。實際上,是他自鑽進鴿舍起,就早已將自己的注意力分散掉了,忘記了身體上的那些小傷小病,而全神貫注“全心全意”地專注於“為愛鴿服務”,首先是在心理上阻斷了這種生理→病理的反應鏈。鴿子同樣也是如此,患病鴿在病情稍許有所逆轉康復的情況下,我們也要盡可能地能讓其早日歸隊,早期放任其恢復自由活動,這樣對於疾病的治療康復,也會有意想不到的極大裨益。

  實踐證明,我們所飼養的賽鴿不能等同於“籠鳥”,要盡可能地任其回歸自然,如定時開棚放飛飼養的鴿子和配上對的鴿子健康程度,肯定要明顯強於長期關棚飼養的鴿子,輕症患病鴿同樣也是如此,這也是不容爭辯的事實。實驗研究證實:人在較高的體力活動水準,可以使血漿中的“壞蛋白”炎性因數C反應蛋白水準大降20%,而能夠降低代謝綜合征疾病風險的“好蛋白”脂聯素(脂聯蛋白)濃度卻升高了7%。這一升一降之間,就可以讓罹患疾病的風險降低約30%!

  鴿在適度運動期間,大腦和機體的交感神經系統,往往會被啟動來促進機體的正常運轉;交感神經系統能夠加速心率,提高血壓——達到提高心輸出量、機體組織血供量的功能。諸如腎上腺素和去甲腎上腺素等激素就會進一步釋放進入血液迴圈,從而啟動了免疫細胞擁有的腎上腺素能受體的活性。在運動期間,這種啟動的過程能夠產生一定的免疫反應,包括產生許多免疫細胞因數,而其中有一種名為“TNF”的局部和系統炎性關鍵調節因數,就能夠幫助啟動機體的免疫反應系統。

  進一步研究還發現,患病動物實際上並不需要太過於強烈的運動刺激,就能夠產生抗炎效應,適度的運動,諸如舍內或舍外的自由活動就已經完全足夠。相反,人為地過於幹預、哄趕、強制家飛、盲目路訓、超強度放飛、疲勞帶病參賽等等,過量超量的運動強度,將會產生適得其反的效應。此也正是訓放、參賽歸巢鴿容易免疫力下降而染病、患病的緣故吧!所以,中輕度患病鴿,只要不是傳染性疾病或者是已經度過潛伏觀察期、傳播期的鴿子,只要還能夠堅持完成每天正常家飛,給予適度的能量消耗,能使呼吸換氣量較平常略微增強的有氧運動,也就是相當於人類的稍微出汗中等強度的體力活動,都能有效地改善血漿炎性因數水準,降低患病風險約6%。

  運動能保證鴿機體更好地發揮藥理代謝作用。運動能使所給予藥物的藥理作用充分發揮,運動能保證機體內的藥物代謝正常運行,運動能讓藥物在動物體內極快地分解、吸收,進行藥理代謝。我們所提供的大多數藥物,基本上都需要通過肝臟的解毒,進入血液迴圈達到有效的血藥濃度,發揮其最強的藥理作用,作用於藥物的耙點,然而藥物才會在代謝過程中,進入到藥物的半衰期,再由機體儘快地將藥物通過腎臟的尿液、消化道糞便排泄出體外,以避免或減少藥物對機體所帶來的毒副作用。

  患病鴿隔離治療期間要充分保證飲水。患病期鴿的肝腎負荷必然會明顯地增加,藥物、代謝毒素、加上病原體死亡分解後的毒素,都需要依賴於肝、腎的有效代謝分解與排泄,於是保證充足的血容量就顯得十分重要。病體也只有在充足而有效的血液迴圈、體液容量下,機體的自愈修復功能才能得以正常有效啟動和運轉。此外,通常患病期間鴿子或多或少都會存在有體液的失缺,電解質、酸堿平衡失調。尤其是當患病鴿在發熱——體溫增高的情況下,機體就需要供應比平時高得多的水分、體液來補充有效血容量和體液容量進行代謝,需要消耗更多的水分來進行散發熱量,達到降低體溫的目的;機體也只有在血容量和體液容量充足的情況下,才能夠正常運作將體內的代謝毒素、細菌、病毒等病原微生物所產生的內、外毒素等,通過腎臟的尿液、腸道的糞便(還包括嘔吐物)等排泄出體外,從而得到病體的快速而有效的全面康復。這也就是在當我們人、哺乳動物(包括禽鳥、鴿在內)等處於體溫增高發燒時,醫生建議要多飲水、多喝開水(並非飲料)的道理;對於重病患者醫生有時還需要通過適量的靜脈補液(掛鹽水)來補充有效血容量,達到為動物降溫,排泄代謝毒素、病原微生物的內、外毒素,降低或解除這些有害物質、毒素對機體所帶來的影響威脅。

  患病期鴿千萬不要喂得過飽。太飽、過饑都不利於炎症的康復。過度饑餓會造成機體血液中葡萄糖不足(產生低血糖、虛脫、休克)而難以與疾病進行抗衡;而過飽則會產生患病期鴿,在血容量、體液容量不足和消化液(酶)分泌也普遍存在同步減少而不足的情況下,加重消化道負荷。使飼料在消化道中滯留過久,分解不完全,甚至發生酵化、(腐敗酸化)產酸、產氣、導致血氨的增加,加劇機體的酸中毒。尤其是那些大量拉稀、大量飲水的鴿子。其所飲用的水分大量地進入消化道,不僅是稀釋了消化液、消化酶,使消化吸收功能進一步下降甚至喪失;而這些大量水分進入消化道後,會很快地被吸收進入血液迴圈;而另一方面,卻又為了需要中和稀釋腸道中的那些腸毒素(病原微生物所產生的內、外毒素)等,再由腸壁向腸腔內大量地滲出,造成腸腔內大量炎性滲出物的積聚;腸腔內的那些積聚的內容物,被大量地排泄出體外,於是就出現臨床上的大量拉稀和大量水便;如此反復惡性循環最後導致了臨床上所出現的快速失水、脫水;使患病鴿體內的血液、體液容量處於負平衡狀態。此外,更為嚴重的還有部分腸腔內炎性腸內容物,又會被腸道壁黏膜通過“反吸收”功能,而進入血液迴圈形成機體內的腸毒素……這些都需要通過腎臟的排泄功能來排放出體外,如此就會使腎臟暫態處於高強度超負荷工作狀態。同時再加上機體內血氨、酸度(PH)的增高,此時對機體而言又無疑是平添“雪上加霜”,使患病鴿反復處於惡性循環之下,極快地導致病情的迅速惡化,緊接著臟腑功能也急轉直下,出現功能衰竭,病鴿虛脫、休克而死亡。

  患病恢復期鴿切忌開食過早、過量。值得一提的是,大病初愈鴿開食供飼過早、過量的問題。這些現象在我們臨床上見的太多:即當患病鴿病情略微有所好轉,大病初愈消化功能略微有所恢復時,病鴿已經開始能少量進食,由於主人的疏忽大意而未能有效酌情控制供飼量、品種配比,結果導致病情的反復而前功盡棄。大病初愈鴿雖然其消化功能略微有所恢復,其消化系統的消化吸收功能,也正處於逐步調整修復階段,相對於消化液(酶)的分泌功能,從停止分泌到開始恢復少量分泌,腸胃道的腔內壓也由負轉正,消化道蠕動功能也正在剛剛起步……

  病癒鴿處於在數日停止進食的饑餓狀態之下,饑飽感覺(腸胃腔內壓力等)感官反射弧機制尚未完全修復建立正常運轉,鴿自我控制判斷能力不強等諸多綜合因素影響下,往往就會造成如此前功盡棄追悔莫及的悲慘結局。患病鴿飼料要盡可能便於消化。由於患病鴿消化吸收功能下降、消化液(主要是消化酶)分泌量減少,若在關棚、關籠的情況下,活動少與運動量不足的情況下則會分泌得更少,尤其是消化液中的膽酸、膽鹽、胰蛋白酶、胰脂肪酶,由於前期的食料、內容物對消化道壁的壓力、刺激強度明顯減少,基本上處於幾乎停滯開始恢復階段。

  對於消化功能剛剛恢復期鴿,要盡可能少喂和勿喂難以消化的粗纖維素飼料,如稻穀等,還有滑腸的小麥、大麥,吸水性較高的豆類和難以消化的高脂油類飼料等。患病恢復期鴿的飼料供給要盡可能地簡單,甚至可僅給些少量單一的玉米、糙米等。最好能讓恢復期鴿仍然保留有“三分饑”的饑餓狀態,這樣反而會更有利於患病康復期鴿,順利度過“消化康復關”。

  要充分認識:患病期鴿需要提取能源貯備,出現消瘦是一種必然現象。患病期鴿的營養物質需求消耗量明顯增加是必然的,病鴿雖然顯得有些消瘦和體能下降,甚至出現一些衰弱現象,這些也都符合鴿患病期的客觀規律性。而鴿友一般都是“愛鴿如子”,就會產生一種憐憫“急於求成”的願望,總想“力挽狂瀾”爭取在鴿患病期間,最好也能繼續大補特補挽回體能損失,從而可以促成患病鴿早日康復的一種並不切合實際,違背常理的心態理念。孰知,患病鴿繼續過早過量地給予營養飼料:首先是消化道難以接受,這些突然其來的過重的工作量,也會因實在容納不了而感到難以接受,從而反而會促成消化吸收困難;其次是,消化吸收這些營養物質,也需要消耗動用機體的能量和水分資源,而此時衰弱的機體正面臨著竭盡全力地滿足完成那些大量急需等待疾病創痕修復的繁重任務,而處於如此“杯水車薪”的狀態之下,機體已經無能為力來保證更多的有效血液容量和充足的體液容量來滿足消化器官運作需求供應,於是反而促成導致“惡性循環”的形成,發生“得不償失”的必然結果。

  我們鴿友必需明確這樣一個重要的道理:所有患病鴿在患病期間,其能源提取必然是需要動用消耗體內的能量貯備,於是就必然會導致患病鴿的消瘦,此也符合生病鴿的客觀基本規律。鴿友切莫“異想天開”而為了避免患病鴿患病期間的消瘦,總想保持患病而體重不再下降。在患病治療期間,最好能竭盡全力地兼顧營養補充,希望能盡可能多喂給些精品飼料,以期達到“病而不瘦”的目標,實際上這也是一種違背生物常理一廂情願的想法。

  當然,我們如果能在疾病條件允許的情況之下,權衡疾病的需要和使用藥物等綜合情況,可酌情適量地補充些必要的維生素等,然而再耐心地等待疾病開始出現轉機,等待康復轉歸到適當程度的時候,再循序漸進地逐漸補充康復也為時不晚,只要當患病鴿的消化吸收功能恢復到一定程度,此時再給予全面地補充營養和調養,一般病後恢復期鴿都能在3-4天以後立見起色,二周左右基本上就能復原如初到患病前狀態。

  患病鴿隔離室需保暖、通風、乾燥。患病期鴿怕冷、忌陰冷潮濕和悶熱潮濕。一般隔離室通常由於不常使用而建造得較為簡陋,往往都建在人員極少眷顧,而不顯眼的北屋旮旯角落等處。於是隔離室的陰冷潮濕就與患病鴿所期待需要的保暖、通風乾燥環境就形成一對矛盾。尤其是在冬秋季節,此也正是傳染病的多發時期,於是就更需要注意防寒保暖、更需要注意通風,防止穿堂風(賊風)襲鴿。一般我們的鴿舍雖然都能夠做到通風、乾燥,由於鴿舍是處於眾鴿群居一舍,每羽鴿子身上所散發的總熱量累加必然要勝於隔離室,於是鴿舍的舍溫一般都會稍高於室外溫度。而隔離室卻往往絕然不同,單鴿或少量患病鴿所產生的有限熱量根本無法提高室溫,於是乎隔離室的室溫一般都近似於室外溫度。所以我們必需注意盡可能地做到隔離室要比鴿舍更保暖,室溫最好不低於5℃~8℃;高溫期更要注意通風降溫,室溫最好能不高於25℃~30℃。有條件者,可放置或張掛加熱墊(電暖寶、電熱毯、電熱寫字臺台板墊等),暑期能配備換氣扇或臨時添加小風扇(注意切莫直接對著病鴿吹),陰冷潮濕和悶熱潮濕都不利於鴿病體的康復。

  患病鴿隔離室也需要陽光。患病期鴿也需要陽光,隔離室最好能選擇安置在一個具有一半陽光直射一半遮陰之處,任鴿能自由移動選取適應。如實在無法滿足的也可採取人工輔助光照措施,酌情添置1盞或數盞紅外線燈泡(可用浴霸燈泡替代)安置在相應適當距離,既提供光照又能同時提供熱源;在光照充足的條件下,充足的光照能促使鴿體內合成維生素D,更有利於患病鴿病體的康復。盡可能提供一個動-靜結合的活動空間靜養安靜而舒適的環境是患病鴿康復不可或缺的條件。

  研究證實:睡眠休息可促進體力和精力恢復;保護大腦,提高記憶力;增強機體抵抗力,調節情緒;促進幼體身體成長及腦功能發育;加快皮膚和羽毛新生代謝,預防機體的衰老等。人類生病需要安靜而舒適的環境,靜養能夠提高機體的免疫力。睡眠休息是保持健康的根本,最好的休息才是獲得高生產力的保證。休息不好會導致身體脆弱而出現疲憊不堪、免疫功能的減退,誘發身體與精神疾病,影響生活品質,使工作效率下降,失誤率增高。人類的靜息養病並不是就一定是讓你一動不動地躺著,這樣反而會不利於免疫力的提高。

  研究證實:適當而輕微的運動,卻會更有利於機體免疫系統功能的修復;同理,生病時不吃不喝與不動,同樣也不利於機體免疫系統功能的修復,而適當吃些容易消化的軟食,適當進行一些力所能及的下床家務活動,卻對於疾病的康復會更為有利。生病鴿同樣也是如此,鴿子在生病期間,只要提供簡單可口而容易消化的少量飼料,給予適當的舍內活動空間和舍外自由活動的場所,也會更有利於患病鴿子調動機體內免疫機制,有利於免疫系統功能的修復,讓機體能夠調集體內所有營養物質、能源貯備,及早地修復機體免疫缺陷,抽出更強大的體能儲備“軍團兵力”,一致與致病源(病原體)戰鬥,直至將“病魔”驅除出體外。

  此外,如若一味地強調運動,而忽略休息和睡眠也是不正確的。鴿雖然不需要像人類和哺乳動物那樣需要躺下休息,但只要能讓他有個熟悉而安靜的環境,安身棲息之地也是不可缺少的,如提供一些棲架、棲棍,然而千萬不能讓其站在水泥地、水泥板或涼冷的金屬棲架上。我們要盡可能不要突然和反復地更換隔離鴿舍、巢箱、窩格,這樣反復折騰也會讓患病鴿,反復產生對陌生新環境不同程度的應激,會使他更加感到萬般無奈地產生恐懼和威脅心態——這樣反而會由於不能得到安靜和休息而加重病情的惡化。

  適量運動會有助於消除緊張情緒,提升睡眠品質,保證鴿子休息得更好。所以“燈火通明”的鴿舍,同樣也是培養不出健康的免疫力強盛的鴿群的。隔離棚舍要盡可能提供陽光充足較大的空間,還要便於我們隨時抓取實施檢查觀察和治療;要因地制宜簡單而實用,可設少量或不設巢葙、窩格(絕對不主張放置容易污染且難以消毒的稻草草窩),但必需盡可能地超員設置棲架,以免引起鴿子間爭位打鬥,棲架安裝要安穩可靠而不晃動,以保證每羽鴿都可以得到充分的安棲休息;要嚴格控制隔離密度,不宜過於擁擠;要保證所有隔離觀察鴿,都能做到動——靜相互結合,想動就動、想棲就息,達到充分養息靜養的基本意願。

  隔離室要嚴密強化消毒管理措施。隔離室是杜絕傳染源,切斷傳染途徑的重要環節。進入隔離室人員必須要更衣換鞋,隔離室謝絕一切來訪參觀。不同發病症狀鴿,切勿處於同一隔離室;來源於不同鴿舍的發病鴿,也不宜處於同一隔離室;以免發生疫病的相互交叉感染。管理觀察治療人員最好能專人專職,兼職管理人員要先接觸處理健康鴿和鴿舍,後再接觸觀察隔離鴿和隔離鴿舍,最後再接觸處理患病鴿。隔離室要嚴格強化消毒措施,隔離室應視同為徹底消滅杜絕傳染源的重要節點來嚴加控制;所有消毒措施必需要做細、切實落實到位,消毒每日至少能達到2次,嘔吐物、病態排泄物要求見到即清除並消毒(管理人員可隨身配備攜帶消毒小噴壺,看見可疑傳染源——污染物務必立除);消毒藥物必需嚴格按照藥物使用說明進行正確配製,切勿勉強使用過期變質消毒藥物,消毒藥物最好能夠交替輪換使用二種不同類型的消毒劑,以防病原體耐藥不敏感而使消毒流於形式,鴿舍終末消毒必需要完全徹底,不得留有死角,以免死灰復燃。

  針對疫病處理設立安全可靠的隔離室是不可或缺的。我們一旦遇到患有傳染性疫病鴿和可疑患有傳染性疫病的鴿子必需進行隔離。隔離的目的是為了保證整個棚舍的安全,防止傳染性疫病的傳播與擴散。將我們工作的重點首先要放在解除疫病對健康鴿群的威脅上;其次才是為了便於觀察和治療的需要。所以對於能夠排除可疑傳染性疫病感染的鴿子,除了檢疫觀察需要外,盡可能不進行隔離關養措施。

  隔離可分為健康檢疫觀察和傳染疾病——疫病的檢索觀察。健康檢疫觀察主要是指,對從可疑疫區或不明地區引進導入鴿,在進入健康鴿舍合群前對外來鴿所進行的一項檢索觀察預防措施,其還包括進口鴿的海關檢疫等。其次是對可疑疫病鴿的可疑發病狀況進行醫學檢索觀察。隔離觀察的重點對象主要是已經染病而處於潛伏前期和尚未發病的健康鴿;對於公棚而言,重點則是每年新收進寄養鴿舍的參賽鴿(也可採取隔離鴿舍“位移法”),目的主要是防止可疑傳染病的導入和疫病的傳播擴散。然後才是為了處理已經染病發病的患病鴿,其隔離的目的除了防止疫病擴散外,還有就是為了便於對疾病的觀察和治療。

  隔離誤區

  誤區一、對於正處於強應激狀態下的鴿子,症狀表現輕微,吃食飲水,飛翔功能仍然正常的鴿群,也不一定需要採取隔離措施。必要時可採取整個群體檢索觀察,暫停鴿舍間的交流引進和輸出,實施群體預防投放藥物措施。此時,盡可能不要在檢疫觀察期間,突然改變飼料的性質、喂飼習慣和飲水、放飛規律(家飛也實施單群放飛,而盡可能做到放飛不混群,其次就是在雨雪天、霧霾天、颱風來襲期間和惡劣天氣時可暫停家飛),對於家飛的強度,筆者仍主張掌控在任其自然狀態。眾所周知,此時若仍一意孤行冒昧人為強制加強馴飛強度,會徒然增加鴿群的體能負荷,甚至會發生多羽鴿丟失,這也是完全沒有必要的。即使是在平時,當我們的鴿舍裡在突然變換飼料時,也都需要特別注意觀察,防止鴿群應激反應而促使患病鴿的出現,何況是正處於強應激狀態下的觀察鴿群呢?

  誤區二、對於某些烈性傳染病,如若你的鴿舍裡一旦已經出現發病鴿,那麼可以說明你的整舍鴿群,不僅僅是已經導入該疫病的病原體——傳染源,並且往往已經處於群體傳染病發病的潛伏期和發病初期,如此時才開始僅對個別鴿子採取隔離措施,對於你的整個鴿舍而言,已經失去其隔離的作用和實際意義,而是應該將此鴿舍的所有鴿群整群對外進行隔離。此時如若盲目冒然地將出現輕微症狀的發病鴿統統關起來,實施隔離那麼就會出現本文前面所討論的“心理應激現象”問題:出現發病率驟增、症狀出現情況反而增多、患病鴿群病情進而惡化、死亡率升高等種種現象。而更為遺憾的是:此時所採取的隔離措施,對於控制該疫病的傳播措施已經為時過晚,已經從根本上起不了多大的作用。

  誤區三、鴿舍內一旦出現有可疑傳染病疑似症狀的個別發病鴿,尤其是集訓放路的歸巢鴿,為了防止出現傳染病導入所進行的早期發現、早期觀察、早期治療,早期控制鴿舍的疫情擴展,將所導入的傳染病(傳染源)控制在萌芽狀態,早期採取群體預防用藥或加強疫苗接種等積極防病措施,對於杜絕傳染病的擴散流行,此時,所採取的一種傳染源與健康鴿群之間的嚴密隔離措施卻是完全必要的。

  隔離切莫“形式化”。

  有的鴿友將隔離簡化為僅將患病鴿子抓出來,放在狹小的放飛籠、鴿籠裡,繼續放在鴿舍裡或鴿舍的附近,這種形式上的所謂“隔離”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實際上已經失去其隔離的真實意義。如若患病鴿的隔離僅僅是抓出來,隨意放在一個單獨隔開的陰暗潮濕旮旯角落裡,那麼對於患病鴿而言,必然是會產生更嚴重的應激反應,無疑對患病鴿而言,是一種病中添亂疾病加碼行為。

  隔離室的設置與營建。

  對於公棚、大型鴿舍在設計營建的時候,切莫為了減少投入,隨意在健康鴿舍的旁邊,另設出一間作為隔離鴿棚。嚴格地講,真正的隔離區按照國際標準規定,至少要求是相距50米,當然這對於絕大多數鴿友來說是難以做到的,而對於公棚、大型鴿舍而言,卻又完全是必需而不容減碼或缺的。此外,對於健康鴿舍與隔離疫區之間,還有風向方面的設置要求,在多北風的北方地區,隔離棚宜設立在鴿舍的下風向——南方,中間最好能設置隔離樹木林帶或綠化帶。隔離舍也必須盡可能做到向陽、乾燥而寬暢,看似這些投資上的“資源浪費”,而對於整個公棚運營管理過程中的傳染病——疫病管理方面,卻正是這些少量的“資源浪費”,獲得的卻是傳染病的有效檢疫觀察管理效果和對於患病鴿的有效隔離、治療、康復,尤其是對於傳染病的控制會帶來方便、相應效果與極大回報,簡捷而有效地降低了公棚鴿的患病減員(欄)率。此也正是筆者對於公棚管理者,所提出的在公棚鴿舍營建、改建時,所需要對隔離棚(室)設計上,必需要跟上“科學養鴿”、“科學管理”的全新理念、新動態。

  在條件允許情況下,如若對於患病鴿採取隔離措施,僅僅單純是為了便於觀察病情和治療用藥,那麼最好是盡可能仍關在他自己原來所熟悉的巢箱、窩格裡,這樣可以避免或減少異地﹙移棚、移窩格﹚應激的產生。巢箱的另一半仍任其配偶自由出入;患病鴿如仍然能關注配偶的出入,並有所親和反應,則說明其病情還不算太嚴重;通過治療其已經開始呼喚配偶,甚至於開始相互對咕調情,那麼說明他的疾病已經開始有好的轉機,已被你整治得有所起色啦!反之,對於那些重病已篤鴿,已經是縮頭聳毛、萎靡不振、反應淡漠,食飲具廢,則提示其病情已經相當危重;此時,隨便你將他關在那裡它都已經不再會在乎,已處於毫無“應激”反應的狀態之下,也就不用再顧忌我們現在所討論的這些“應激”現象啦!
tn0505
管理員
管理員
 
文章: 1656
註冊時間: 2017-02-02 08:36:23
暱稱: 劉小溱

回到 賽鴿健康研討區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Google [Bot] 和 6 位訪客

首 頁 | 拍賣商城 | 展售商城 | 討論區 | 地理位置 | 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 廣告刊登
客服專線:06-2663434    (上班時間:周一至周五08:30~17:30)    24小時傳真專線:06-2663434
   龍馬賽鴿網 版權所有 © 2005 LOING-M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系統維護設計:藍海工作室